【嬌妻綠我心】(03)【作者:炎十四】   人妻小說 
字數:606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,謝謝??!

     ?。   。   。   。?br>
               ?。ㄈ?br>
  轉眼間,距離余江住進合租房已經過去好幾天時間了,我們幾人和他之間的相處還算融洽,經常都會有說有笑的,氣氛一直不錯。

  這一天,難得正常時間下班的我,心里想著早點兒回家,然后帶婉兒去最近新開的一家很火的韓國料理店吃晚餐,結果讓我沒有想到的是,居然剛好趕上了婉兒今晚需要加班,于是沒能去成。

  雖然心里有些失望,但是無奈如今的我和婉兒在各自的公司里都還只是實習員工的身份,所以被老員工欺負,工作量繁重也是常有的事,我自然也能夠理解婉兒的辛苦和壓力,心里沒有半點埋怨她的意思,反而還很心疼他。

  不過,既然婉兒不能回來,難得這么早下班的我當然不會一個人宅在屋子里,索性拉上同樣待在房間里的子鵬和曉梅,一起來到了小區樓下的燒烤攤擼串兒,放松一下心情。

  原本我還想著把余江也叫上一起,結果發現他的房門是緊鎖著的,想必也是還在加班沒有回來吧。

  小區大門旁邊的露天燒烤攤,我和子鵬還有曉梅圍坐在一張圓桌前,桌子上擺滿了香氣撲鼻的各種烤串兒,曉梅已經忍不住美食的誘惑,不顧形象的吃了起來。

  坐在曉梅旁邊的子鵬看到曉梅的吃相,無奈的搖了搖頭,然后拿起自己面前的酒杯和我碰了一個,有一句沒一句的和我閑聊著。

  「我說阿川,你的心可真夠大的?!?br>
  「嗯?心大?為什么這么說?」灌了一口啤酒,我放下手中的酒杯,不解的看向對面的子鵬。

  「還不就是那個余江,沒想到阿川你居然真能容得下他?!?br>
  原來子鵬是在說如今余江和我們合租住在一起的事啊,呵呵,真是的,這小子怎么比我還敏感。

  「哦,你說他啊,呵呵,我覺得沒什么吧,他和婉兒的事都過去多少年了,更何況那時候他們才多大?!?br>
  「嘿,你這想法也真是夠可以的,以前年紀不大,難道現在還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嗎?你還真是有夠放心那小子的?!顧低?,子鵬相當無語的白了我一眼。
  「我倒不是相信他,我是相信婉兒,畢竟婉兒是個什么樣的女孩兒,難道你們還不清楚嗎?她根本不可能再和余江扯上什么關系?!?br>
  「婉兒的性子我們當然了解了,可是把情敵放在自己女友的身邊,你的這種行為……」

  「哈哈,好啦,沒你說的那么夸張啦,我們現在的關系也只不過是老同學而已,況且我總不能以他和婉兒曾經談過戀愛為由,就把人家給趕出去吧?我也沒有那個權利啊?!?br>
  「這倒也是……」

  聽完我的話,子鵬低下頭思考了片刻,最后終于是沒再繼續說什么,拿起酒杯又灌了幾口酒。

  「哼,要我說嘛,子鵬他就是小肚雞腸,如果這是我的初戀男友住進來,估計他早就不分青紅皂白的和人家打起來了,一點素質都沒有?!拐飧鍪焙?,一直沒有說話的曉梅突然開口了。

  說起曉梅,現在還是一名實習護士,之前也是和我們在同一個大學校園里,而且在大一的時候她就和子鵬相戀了,之后通過我和子鵬的關系,曉梅和婉兒也互相認識了對方,如今更是已經成為了相當不錯的好閨蜜。

  雖然曉梅的模樣不及婉兒那么漂亮,但也屬于絕對的美女,而且她的身材相比于婉兒略微豐滿一點兒,當然了,只是略微豐滿,和胖這個詞可是完全掛不上鉤。另外她的性格也是平時就比較活潑,和熟人之間更是玩的很好,所以她和婉兒其實是兩種風格完全不同的美女,都很吸引男人的眼球。

  「不是,你瞎說什么呢曉梅,我是那么小氣的人嗎?」

  有時候我還真是好奇,像子鵬這種只是有點顏值的大老粗,到底是怎么把曉梅這種大美女給追到手的呢?不過再仔細一想,當時我追婉兒的時候好像也沒有什么資本……

  曉梅翻了個白眼,嘴里的烤串兒一直就沒有停下,對于子鵬的叫囂表現的很是不以為然,一副神氣十足的可愛模樣。

  「你小不小氣還用得著我來說呀,你自己難道還不清楚自己的脾氣嗎?」
  「你!」子鵬頓時被氣的啞口無言,伸著手指了曉梅半天,硬是啥也沒再說出來。

  「嘿嘿,怎樣怎樣,你能把怎樣呀?」

  眼看子鵬吃癟,曉梅明顯更加得意起來,這也是平日里在他們兩人之間經?;岢魷值幕?,不過這一次,子鵬似乎并沒有打算就這么輕易認輸。

  「好,你這個瘋丫頭,等晚上回到床上,我就讓你知道我能把你怎么樣!」
  「哎呀,李子鵬你……你在亂說什么呢,你還要不要臉了呀!」

  聽到子鵬突然說出這么下流露骨的話來,曉梅先是愣了一下,然后瞬間反應過來,一時間有些慌了神,緊張又害羞看了眼此時還坐在他們對面的我,隨后對著子鵬怒目而視。

  「我就不要臉了,怎么著吧,你不是都說了我是個小肚雞腸的人嗎,那我今晚就要讓你好好看看,我到底有多小氣!」

  「呀!你這個混蛋,混蛋混蛋大混蛋?。?!」聽到子鵬還在不知收斂的繼續胡說下去,曉梅終于扔下了手中的烤串兒,嬉鬧著向子鵬撲了過去。

  看著這一對活寶在我面前又打又鬧,明顯就是在秀恩愛撒狗糧,我的心里一陣哭笑不得,索性也不去管他們,一邊喝酒擼串兒,一邊看著他們的「助興節目」……

  一個多小時后,擼完串兒,子鵬說什么也不讓我請客,搶著跑去結賬了,留下我和曉梅坐在位置上等著他。

  等待中的曉梅,自顧自的拿著手機在各種自拍,我看了看她,然后無聊的把目光看向了旁邊的馬路上,就在這個時候,一輛白色的本田轎車剛好從馬路邊慢慢減速駛過。

  咦?那不是余江的車嗎,他這是剛下班?不過,他的車上怎么好像還坐著一個女人?

  雖說余江這幾年工作攢下的錢還買不起樓房,不過代步工具他倒是早就搞了一輛,在這一點上我還是稍微有點小羨慕他的,畢竟有了車去哪兒都會方便很多。
  在我愣神的時候,那輛白色的本田轎車已經在不遠處右轉,向著小區大門開去,而這個時候,我也剛好可以看到坐在我這個方向的副駕駛位置上那個女人的側臉。

  婉兒???

  在這一剎那,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可是那冷艷端莊的側臉,確實就是婉兒無疑??!

  怎么回事,婉兒怎么會在余江的車上,為什么她會和余江一起回來?

  難道說,婉兒她對我撒了謊,她今晚根本不是在公司加班,而是和余江約會去了?

  不可能啊,以我和婉兒如今的感情,打死我都不相信她會這么輕易的欺騙我啊,可剛剛我看到的情況又該怎么解釋呢?

  「喂,走了啊阿川,你還坐在那里發什么呆呢?」子鵬的聲音突然在我耳邊響起,打斷了我的思緒。

  回過神來,我這才發現子鵬已經結完賬回來了,此時都已經和曉梅一起走出了幾步遠的距離,疑惑的回過頭看著我。

  「啊,好,我這就來?!?br>
  不行,這個時候我不應該胡思亂想,我需要冷靜下來,先回去看看情況,然后聽聽婉兒會不會主動告訴我什么,之后再下結論也不遲。

  心里拿定主意,我的腳下也不再遲疑,趕緊起身追上兩人,心情急切的向著小區里走去。

  幾分鐘后,我們三人回到了合租房,走過客廳的時候我看到隔壁余江的房門是虛掩著的,果然他已經回來了,這么說來,如果剛剛我沒有看錯的話,這會兒婉兒應該也已經回來了吧?

  心情略微有些緊張的推開房門,隨即,一道靚麗的身影映入了我的眼簾,我的心里頓時一沉。

  在我推開房門的時候,婉兒應該是剛換下了身上的工作服,換上了一件平時在家里穿的藍色連衣裙,此時她正站在床邊整理著工作服,看到我走進來,轉過頭向我看來。

  「老公你回來啦,剛剛下去吃飯了嗎?」

  聽婉兒的語氣,好像并沒有什么不正常,而且她也沒有因為緊張而躲閃我,難道,是我多慮了?

  「哦,我剛剛和子鵬還有曉梅在樓下吃的燒烤?!?br>
  說話間,我已經走進了房間,在婉兒對面的床邊坐了下來,暫時沒有說出我剛剛在樓下看到她和余江一起回來的事。

  「你這是剛回來嗎,婉兒?」

  「嗯,是呀,剛進門還不到兩分鐘呢,你就進來了?!?br>
  「那你……吃飯了嗎?」

  婉兒正在整理衣服的動作好像突然停頓了一下,然后并沒有給出我任何回答,只是靜靜地繼續把衣服整理好,放在一旁,然后在我身邊坐下,目光里好像突然透露著些許憂慮。

  「老公,有件事,我想要跟你說一下?!?br>
  坦白???婉兒她這是要主動跟我坦白?我的心跳莫名的有些加快。

  「哦,什么事啊,你說吧?!貢礱嬪?,我依然強裝鎮定。

  「那你要先答應我,聽完我說的話之后,你不準沖動,可以嗎?」

  不能沖動?不會吧,難道說婉兒真的已經和余江搞在一起了?這未免也太快了吧,余江他才住進來不過幾天的時間??!而且我居然一點都沒有察覺!

  「嗯,好,你說吧?!?br>
  婉兒的臉色有些猶豫,不過聽到我一口答應了她的要求,并沒有聽出我的聲音已經有些顫抖,隨后終于還是開口,果真是對我坦白了今晚的事情……

  幾分鐘后,還是在我和婉兒所在的房間里,此時婉兒已經對我陳述完了今晚發生在她身上的一切。

  「也就是說,今晚是你們公司的那個趙組長約你出去吃飯,然后在飯桌上調戲你,結果剛好被當時也在那里吃飯的余江碰到了,把你給救了?」

  「嗯,差不多就是這樣一個經過?!?br>
  聽到婉兒的肯定回答,我的心里反而松了一口氣,不過卻又莫名的有一絲失望,只不過眼下好像并不是考慮這些雜念的時候。

  「好吧,那你傍晚的時候怎么還打電話騙我說你是在加班呢,干嘛不告訴我是那個趙組長約你出去吃飯了?!?br>
  「我敢告訴你嘛,你又不是不知道,那個趙組長一直對我色瞇瞇的,我怕如果我告訴你實情的話,你肯定不會讓我去了?!雇穸崆嵐琢宋乙謊?。

  「我當然不會讓你去了,既然你都知道他對你不懷好意,那你怎么還要答應他呢?」

  說起婉兒口中的那個趙組長,名叫趙鑫,之前婉兒就告訴過我很多次了,這個家伙一直都對婉兒色瞇瞇的,有時候甚至還會動手動腳的占婉兒便宜,如果不是因為婉兒攔著我,又考慮到婉兒還在實習期沒有轉正,我早就沖到她們公司去揍那小子了!

  可是今晚婉兒不僅去赴了那個趙鑫的約,而且還故意隱瞞我,不想讓我知道這件事情,這就讓我有些不能理解了。

  「哎呀,我還不是為了馬上到來的轉正名額嘛?!?br>
  轉正?對了,眼看我和婉兒都已經在各自的公司里工作了差不多三個月了,貌似我的轉正日期也就快要到了。

  「本來我是以為,他約我出來吃飯,頂多也就是在語言上再占我一些便宜而已,所以我才會答應他的,畢竟他的話對于我是否可以轉正還是有不小的作用的,結果哪里會想到,他居然是想……」

  婉兒的話沒有說下去,不過我已經明白了她話里的意思,看來這個趙鑫還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??!

  「唉,好吧,看來是我誤會你了,對不起婉兒,我剛剛在樓下看到你坐余江的車一起回來,我還以為你是和他……」

  「什么嘛,老公你亂想什么呢,我和他根本沒有關系了好不好?!?br>
  「是是是,確實是我想多了,是我的錯,婉兒你別生我的氣好嗎?」

  婉兒本就冷艷的模樣,配上此時略微有些嗔怒的表情,著實給人一種高傲女神的感覺,不過很快的,她的臉色又緩和了下來。

  「不過……」

  「嗯?不過什么?」察覺到婉兒的情緒變化,我的心里突然有些好奇。
  「不過今晚余江他幫我解圍的時候,是……是以我男朋友的身份?!雇穸納艉芐?,眼神里更是寫滿了擔憂,緊張的注視著我,觀察著我的表情。

  「???以你男朋友的身份?」

  「嗯,不過老公你千萬不要誤會,那是因為當時的情況,余江他怕自己以朋友或者陌生人的身份過來的話,趙組長會嫌他多管閑事,搞不好還會鬧起來,所以他就直接以我男友的身份過來找我了?!?br>
  「那這樣他們就沒有鬧起來?」

  「嗯,沒有,趙組長一聽余江是我男朋友,馬上就收斂了,而且余江也假裝沒有看到他剛剛占我便宜的事,只是裝作剛好在這里看到我,于是就過來了而已?!?br>  「這樣啊,那照這么說來,余江他做的確實還算可以,也算是保住了你和那個趙組長之間的顏面?!?br>
  「嗯嗯,所以老公你千萬不要多想,我剛剛就是怕你多想才在猶豫要不要告訴你呢?!?br>
  「好啦,我才沒有那么小氣呢,況且還多虧余江遇見了你們,不然今晚還不一定會發生什么事呢?!?br>
  仔細想了想,我的情緒也算是冷靜了下來,畢竟這件事要真說起來,我好像還得謝謝余江,畢竟要不是他的話,估計婉兒今晚也不可能這么輕易地脫身吧。
  「不過,那個趙組長那里,婉兒你打算怎么辦,我猜他肯定不會就這么放過你吧,說不定哪天還會找機會繼續對你下手呢?!?br>
  心里放下余江的顧慮后,我不由得再一次想起了那個趙組長,作為婉兒如今在公司里的實習組長,這家伙對婉兒的威脅其實更大一些。

  聽到我的問題,婉兒低下頭沉思了一會兒,然后重新抬起頭看向我,眼神里透露著一絲堅定,似乎已經在心里拿定了什么主意。

  「其實剛剛在回來的路上我就已經想好了,大不了我就不期待什么轉正名額了,實習期到了以后我就離開,重新找工作去?!?br>
  婉兒的語氣聽上去好像很輕松,可是當我聽到她說出這個決定的時候,明顯還是能夠感受到她心里的不舍,畢竟重新找一份適合自己的工作可不是什么輕松的事,尤其是在當下大學生泛濫的年代。

  可是,我又能夠為婉兒做什么呢?沒錢沒勢,眼下也就勉強能夠養活得起我自己,總不能為了一份工作,勸婉兒委曲求全的任由那個趙鑫侵犯吧?

  我的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,一時也不知道該對婉兒說些什么,然而我多想自己能有足夠的能力,可以養得起婉兒,不再讓她這么辛苦,每天就只需要開開心心的陪在我身邊就好,其他的什么都不用她去想,一直生活在無憂無慮的世界里。
  「婉兒,我……唉,都怪我沒有能力,不然也用不著你像現在這么辛苦了?!?br>  「傻瓜,你瞎說什么呢,我們不是說好了要一起努力,一起打拼出屬于我們自己的一切嗎?你干嘛要把責任都怪在自己的身上嘛?!?br>
  「嗯,是,我們要一起努力,婉兒你放心,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,以后我一定要掙很多很多的錢,讓你去做自己喜歡的事,再也用不著看別人的臉色?!?br>  「嘻嘻,好啦,傻瓜老公,突然搞的這么煽情,干什么呀,怕我以后嫌棄你沒有錢,跟著別人跑了呀?」

  「呵呵,我知道你不會的?!?br>
  「知道不就行了,那你還……嗯……」

  我沒有再讓婉兒的話繼續說下去,一把將她的身體抱進我的懷里,四目相對,雙唇相接,仿佛此刻只有深深地熱吻,才能表達出我對她的濃烈愛意……

  第二天一早,趁著婉兒還在熟睡中的時候,我早早起床,準備去廚房給她準備早餐,結果在廚房里碰到了同樣早起的余江,于是我告訴他婉兒已經把昨晚發生的事情都告訴我了,隨后我還特意向他表示了感謝。

  余江表現的很客氣,回答說如今我們既然都住在一起,互相幫助一下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,誰讓他剛好遇到了呢,只要我不會多想什么就好。

  在和余江的閑聊中,我得知,原來他現在的工作單位正是婉兒所在公司旁邊的那家法院,難怪他們昨晚剛好去了附近的同一家飯店,也正是我昨晚原本想要帶婉兒去的那家韓國料理店,這也看出那家店鋪最近還真的是很火。

  時間一晃又過去了好幾天,這一天我正在公司里正常上班,突然有位同事過來告訴我說部長找我,讓我去辦公室一趟。

  算起來,我來公司實習已經有三個多月了,雖然偶爾也有去過部長辦公室幾次,不過被單獨約談的時候還真是一次也沒有,所以這次部長突然找我會是什么事呢?

  冥冥之中,我突然猜想到,難道是和轉正有關?

  來到辦公室之后,我們部門的部長劉松很客氣的招呼我坐下,然后一陣無關痛癢的客套話之后,劉部長終于說明了找我來的目的,果然就是轉正!

  「說真的,彥川,你的美術底子很好,專業知識也十分過硬,最重要的一點是,你的工作態度相當認真,愿意吃苦,這是現在的大多數年輕人所不具備的,所以呢,我這次找你來其實就是想告訴你,公司決定正式錄用你了?!?br>
  聽到從劉部長嘴里說出來的消息,我的心情相當高興,這么長時間以來沒日沒夜的工作加班,總算是有回報了??!

  「另外呢,我其實還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你,不過這一點就要看你自己的決定了?!?br>
  「什么好消息啊部長?您就別跟我賣關子了,趕緊告訴我吧?!?br>
  「哈哈哈,你小子,好吧,那我就直接跟你說了?!?br>
  年過四十的劉部長,似乎就喜歡這么折磨人,每次說話都不喜歡直接把話說完,仿佛就喜歡看到我們這些員工著急的樣子。

  「其實呢,是我最近一直有給你升職的打算,畢竟你也知道,當下我們這個行業的人才還很少,而在我們部門更是沒有幾個像你這樣的好苗子,所以呢,我是考慮先把你提到美工三組的組長位置上,你看怎么樣?」

  「真的嗎?部長你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吧?」

  「哈哈,這怎么會是開玩笑呢,不過我剛剛也說了,這主要還得看你自己的意思,如果你愿意的話,那也就意味著你以后可能要更加辛苦了,另外呢,明天有一個去H市的技術討論會,如果你確定愿意做這個職位,那我也打算派你過去,多學習一下?!?br>
  幸福來的太過突然,著實讓我有些不敢相信,不過我的心里也清楚,這完全都是因為部長看重我,不然我不可能白白得到這么好的機會,既然如此……
  「我當然愿意了,部長,多謝您能夠這么看重我,今后我一定更加努力的工作,一定不會讓您失望的!」

  「呵呵,好,好,以后繼續努力,你的前途可是不可限量啊,呵呵呵?!?br>  辦公室里,我信誓旦旦的向劉部長做著保證,表達著自己的雄心壯志,坐在我對面的劉部長則是一臉笑盈盈的表情,對我抱以期待和鼓勵。

  放心吧婉兒,我以后一定會更加努力的工作,一定會做出一番事業,給你更好生活,讓你永遠安心的陪在我的身邊!
本帖最近評分記錄
夜蒅星宸 金幣 +8 轉帖分享,紅包獻上!  
評論加載中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