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老婆的性感開發之旅】(62 上)【作者:8083979】   人妻小說 
字數:5127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,謝謝??!

     ?。   。   。   。?br>              《一》大學時代

            六十二、驚天秘聞(上)

  「當然我也有些疑惑,自己怎么會在一天的時間里,被曬得這么黑,那個人也很是得意的給了我答案,原來是他趁我不注意,偷偷把我的防曬刷換成了美黑素。對此我感到萬分絕望,我終究還是沒有逃出他的手掌心,落入了他的陷阱,可笑的是,就在早上我穿上這套衣服的時候,還在幻想著什么狗屁的美好未來?!?br>  小欣說話的狀態越來越激動,對于之后的事情,已經完全了解的我來說,我真的不想讓她再說下去了,如果繼續下去,對于小欣來說是殘忍的,雖然我的理智告訴我說破無毒,破而后立,但是出于一個深愛著她的男人來說,我真的無法再狠心看她這樣難受下去了。

  在一番掙扎過后,我終于鼓足了勇氣,想要沖過去抱緊她,可是就在我剛剛要起步的時候,她的聲音卻變得更加尖利。

  「別過來!別過來!我還沒有說完,我還沒有就此被打敗,我還在掙扎。雖然在知道了真相后,我一度感覺到絕望,但是當時的我,卻并沒有因此而放棄,無法預知未來的我,還天真的想要做著最后的掙扎,畢竟之前承受的太多了,我不甘心就這么放棄?!?br>
  「所以說,那一晚,那個人不單單只是看到和玩弄了那個變身成貓娘的我,他還在不斷的調戲著我,他用淫蕩的話語勾起我的性欲。他圍著床繞來繞去,讓我只能下賤的跪爬著跟隨他的腳步。他故意不拿避孕套,還強迫我用嘴叼給他。他用那毛絨絨的尾巴,輕撫過我的身體,讓我欲火中燒?!?br>
  「當然,這一切的成果,都有我的配合摻雜其中,那就是我最后的掙扎,我還可笑在心里默默祈禱,這放縱的配合能為我換來,最后一天的安穩。也許你會說這不過是我給自己找的借口罷了??墑悄愀嫠呶?,在那個陌生的環境,我該怎么辦?我能怎么辦?」

  「為了那最后的目標,我放棄了矜持和自愛,付出了身體和心靈,我失去的東西太多了,我怎么能就此放棄之前的一切努力?那時的我就是一個徹徹底底已經輸紅了眼的賭徒,在我看來,我已經沒有什么可以輸了,那么我也就不怕再賭這最后一次?!?br>
  「不過現在想來,那個時候的他,好像也已經不打算在演示什么了,他的要求越來越過分,甚至讓我在做愛的全程中都保持貓叫,更可笑的是,對于這個無恥的要求,我竟然還下賤的接受了?!?br>
  「那一天,他徹底的放開了手腳,在羞辱玩弄了我一番之后,終于拉下我的內褲,然后卡住我的屁股,直接挺直了雞巴,操了進來,而我則保持著做愛時的那意思理智,用來維持他要求的貓叫聲?!?br>
  「我用一聲長長的貓叫聲,來表示自己被填滿之后的滿足感。我們就像兩只真的動物一樣,在那里交配,沒有了語言的交流,所能感受到更多的是,來自原始欲望的釋放。跪趴在床上的我,能清晰的感覺到來自身后的沖勁,陰道被脹滿,子宮被頂撞,全身的快感都從身體的下方襲來?!?br>
  「他賣力的耕耘著我的陰道,好像想直接打通通向我內心的通道。在一番激情的操干過后,他甚至伏下了身子,把整個上半身貼在我后背上,然后兩只伸向我的胸前,一只手從內衣貓臉的鏤空處探了進去,另一只手則抓住那根在做愛前,就被他插在內衣里,被兩邊的乳房夾住的貓尾巴上?!?br>
  「他的手,一邊揉搓著我的乳房,一邊拉動那個貓尾巴,那黑色的容貌,滑過我的肌膚,很順暢,還有些癢,癢得我渾身發抖,身體比之快感的充盈扭動的更加厲害,而嘴里那嫵媚的貓叫聲,也顯得更加誘人?!?br>
  「他好像也很滿足于,我的表現,在一番猛力操干過后,他輕輕怕打了我的屁股幾下,我明白他的意思,順從的轉過身子,仰躺在床上,這姿勢不是就是被操翻了的意思那?」

  「他興高采烈的上了床,開始從正面,進攻我的陰道,同時他還粗暴的拉下我的內衣,讓我背束縛了一天的乳房,得到了充分的舒展。雖然我沒有仔細的去觀察,但是我的余光還是看到了,那兩個乳房上,分別都有半個貓臉?!?br>
  「此時因為乳房不在緊貼,那張臉也已經不成樣子了,但是大概的輪廓卻并沒有變。那就是我他烙在我身上的恥辱烙印,雖然像他說的,應該在幾個月后會恢復,但是那烙在我心里的印記,卻永遠不會消散?!?br>
  「但那時的我可沒有時間去考慮這個問題,我僅剩的理智還在維系著那一聲聲誘人的喵咪叫春。而他則在看到我胸前的烙印是,變得更加興奮,這個答案是我的眼睛和陰道同時告訴我的?!?br>
  「他的臉上興奮的無以言表,雞巴也脹大了不止一圈,就連那沖撞的力度也猛然飆升。然后他再次伏下身子,用兩只手,從兩側向中間聚攏著我的付讓,然后他把臉直接埋在了我的乳溝處?!?br>
  「雖然我看不到他的表情,但是我能感到,就在那個貓臉的位置,有一條濕滑的好想泥鰍一樣的東西,在游走著,來來回回,反反復復。我知道,他在用舌頭不斷的舔著那個HelloKitty?!?br>
  「那個過程中他是瘋狂的,真的像一只發了請的公貓一樣,沒有憐惜和溫情,有的只是為了釋放欲望而沖動的爆發。而我在屈辱中也慢慢有了高潮的感覺。在又一番激烈操干過后,我們同時達到了高潮?!?br>
  「這一次我沒有像往常一樣起身去洗澡,反而是他進了浴室去清洗。我無意識的躺在那里,手掌按住胸口,想要遮住那令我無地自容的印記,可是那只是一場徒勞。我絕望而無助,卻又無計可施。我選擇賭博,那是我無可奈何后的最后出路。我不知道這樣對不對,但是卻不得不做?!?br>
  「實話實說,那一刻我的心里已經沒有你了。有的只是我怎么才能逃離這魔爪。

  不是放棄了你,而是我已經無暇顧及你了,或者說,在那個時候,我已經給我們的愛情畫上了句號?!?br>
  「我沒有考慮你,但是另一個我必須要考慮的人,卻出現在我的眼前了。那個人清洗好了之后,從浴室走了出來,坐在我的旁邊,伸手摟住了我,我本想多開,但猶豫了一下,還是任由他抱住。而他則恬不知恥的,開始誘惑我說,覺得這次旅行的時間太少?!?br>
  「我清楚他的意思,他并不想旅行諾言,不過他還不想讓自己出爾反爾,所以想要誘導我像上次一樣,自己主動送上門去,但是對于已經心灰意冷的我來說,這種誘惑是無用的。我的內心堅定地告訴自己,決不能答應,但是我的嘴還要委曲求全的說著謊話,來安撫那個男人,換取最后的安全?!?br>
  「之后這一夜還算是平靜,當然是對于那個人來說的,雖然皮膚的顏色在沒有燈的情況下,看不出來,但是那印在心里傷痕卻始終存在。這一夜我的心是彷徨的,雖然還剩這最后一天,可是我卻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堅持下去?!?br>
  「我不知道那個人還要玩什么花樣,他的陷阱是埋在白天還是晚上。也許幾個小時之后我就要面對最后的審判,我的這場豪賭就能看到最后的牌面。這幾天的努力,想換來的就是平穩的過完這個旅程,所以這最后一天要如何過去,我的心里充滿了未知和無措?!?br>
  「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時候睡去的,只知道在醒來的時候,內心還是不能平靜。但是該來的總是要來的,是躲不過去的。我只得鼓勵自己去面對,我已經不考慮未來了,只求能安然過完今天就好?!?br>
  「我起身下床,走向浴室,已經習慣了的看向電視柜,果然那里已經放好了今天要穿的泳衣,我有些猶豫,但還是走了過去,拿起后,向浴室走去?!?br>  「進了浴室看到鏡子中,自己的樣子,又是一陣悲傷。除了昨天穿著泳衣的地方,身體的其他部位都變了顏色,相對于之前的黝黑來說,那只是我第一次看到自己的皮膚變色后的感覺,這個時候看過去應該屬于是小麥色的發黃,但顏色的濃淡并不重要,我看到的就好像變色的地方都寫婊子、賤貨一樣的字眼?!?br>  「強打著精神,洗完了澡,然后來到鏡前,拿起今天的泳衣,當我用兩只手拎起肩帶之后,我終于明白自己今天要面臨什么狀況了?!?br>
  「整體來說,這件泳衣比之昨天那種分體的泳衣所用的布料要多很多,可是我就想不明白,那些設計師到底是怎么做到的,在布料更過的情況下,竟然還能將泳衣設計的這么淫蕩,在我的理解中,不是應該布料越少才越淫蕩那?」
  「我不知道應該怎么形容那件泳衣的造型,好像一個」Y「字,從下體一直兜到肩膀,在手上拎著,就感覺那寬度根本無法完全遮住我的下體。那一瞬間,我真的想將它直接丟掉,然后轉身逃離??墑竅胂脛八凍齙囊磺?,在看看面前鏡子中,自己這一身的印記,我又遲疑了?!?br>
  「可是思前想后,面對這最后一天的誘惑,我還是屈服了。一天只要再堅持一天,我就可以和所有的不開心說再見了。我抱著這樣的心態,開始穿起泳衣來?!?br>  「可是當我剛剛將兩條腿套進去,想要向上拉起泳衣時,我卻發現原來在泳衣的襠部,竟然還有一條拉鏈,我不知道那是不是用來方便的,但是我的第一個想法確實,這個設計,好像很適合做愛?!?br>
  「那一刻我有些猶豫了,我想馬上脫下它,可是內心的聲音卻又一次出現了,它阻止了我,猶猶豫豫之間,我只能繼續向上拉,這種情況在我發現泳衣的開叉過高,和胸前還有兩個拉鏈的時候,都出現過,而我則一直被最后的勝利所蠱惑,最終穿好了泳衣?!?br>
  「可是就在我鼓足了勇氣看向鏡中的自己的時候,我卻突然發現了一個我絕對不能忽視也無法接受的問題。這件泳衣在穿上身后,果然跟我之前想的一樣,它襠部布料的寬度,根本無法遮擋住我的整個陰部,我腹部的陰毛,竟然有還多還露在外面,在配上那里因為有內褲遮擋而僅存的一塊白皙皮膚,顯得格外耀眼?!?br>  「如果說對于這件泳衣淫蕩的造型,我還能強迫自己接受的話,那現在大白于天下的陰毛,卻是我無論如何也無法忍受的?!?br>
  「我不知道該怎么辦,我努力的用手捋順著她們,可是她們卻就是不聽話的到處亂跑,在試過幾次無果之后,我放棄了??墑悄墻酉呂叢趺窗??這是我忽然天真的想起了外面的那個人,也許,我是說也許,我可以出去跟他商量一下,能不能換一件泳衣,雖然這個時候我萬分的不想向他低頭?!?br>
  「可是我一想到自己這幾天給予他的配合,或許他能看在這一點上,對我網開一面?!?br>
  「我一小步一小步的走出浴室,我不敢快走或邁大步子,因為那會讓我的陰毛也隨風飄揚,我會更加的無地自容?!?br>
  「一點點踱到外面,他果然已經醒了,靠在床頭玩味的等著我,我能聞到房間里新鮮的煙味,顯然他剛抽過煙,剛剛一直愜意的在那里欣賞我在浴室里的彷徨?!?br>
  「我真的不想服軟,但是此時卻無計可施,只得開口與他商量??墑恰墑撬匆壞忝揮辛舾矣嗟?,只是輕描淡寫的告訴我可以選擇把那些陰毛刮掉。這是我從來沒有想象過的事情,那個地方的毛還能刮掉?光是在他說完,我自己想象都覺得這種行為下賤無比?!?br>
  「直到這一刻我才真正確定,之前我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白費的,在他的眼中,我只是一個可以隨意玩弄的玩物,一個賤貨、婊子,我們之間不存在情感或者其他的情誼,有的只是獸性和獸欲,當所有的粉飾統統消散,剩下的只是兩個骯臟的人之間的齷齪交易?!?br>
  「說是交易,可能都有些自吹自擂了,我沒有從他里的到任何東西,所承受的都是痛苦和折磨。我只是下賤的把自己送給他享樂和泄欲,相對于那些最下賤的妓女都不如?!?br>
  「而可笑的是,就在昨天早上,我還在幻想著自己未來會有多么美好什么的,原來那都不過是夢中的泡沫而已,看起來很美,當戳破之后,則是一場空想而已?!?br>  「對于他這樣一個原本陌路的人來說,我都沒有任何價值,那對于本應是我最親最愛的人們來說,我還值得他們疼愛或守護嗎?那一刻我的心里已經連絕望和悲傷都沒有,怎么也沒有,好像真的變成了一具行尸走肉?!?br>
  「我不知道自己該做什么,整個身體任由著他說的,走進了浴室,拿起了剃須刀,然后坐在馬上,分開雙腿,輕輕的刮著下體的毛發?!?br>
  「在這個過程中,我的大腦完全的空白,沒有想事情,也沒有任何活動,直到一陣刺痛襲來,我才多少恢復過來一點,然后低頭看去,只有恥丘上的一條血痕,和浮在馬桶水面上的無數毛發?!?br>
  「我沒有立刻去擦掉血跡,而是看著馬桶中的那些陰毛,發愣??醋潘?,就好像看到我一直以來的偽裝一樣,什么清純?;?、什么典雅女神,不過只是一層附著在我下賤內心外的毛發而已,之所以我一直沒有發現自己的本質,只是因為這些毛發在我的刻意栽培下,已經過于茂盛,而完全掩蓋了本心而已?!?br>  「可是現在,當它們被一點點的刮掉,我那齷齪下賤的內心大白于天下,我還有什么臉,說自己是純潔的,高貴的那?當時迷茫的我,還不曾不死心的用手扯下夾在剃須刀上的陰毛,然后按向下體,奢望它們回去,然后這只是徒勞,有些東西,丟掉了,就再也不會回來了?!?br>
  「不過還真的有一些被沾在了血跡上,難道,每個人的轉變和成長,都需要經歷血的教訓嗎?可是為什么,在我經歷了血的教訓后,得到的只是對自己淫賤本質更加清晰的認知那?」

  「我看到馬桶中原本清澈平靜的水面,忽然出現了一絲漣漪,一片嫣紅融入,然后慢慢消散,那一刻我再也無法忍受著折磨,我不知道剃須刀是什么時候滑落的,我只知道,在我雙手掩面痛哭的時候,它已經不在我的手中了?!?br>
  說到這里,小欣可能想到了自己那時的遭遇和心情,眼中也濕潤了起來,但是很明顯她不想讓我看到,她微微轉身,然后好像不經意的用手在眼角滑了一下,我知道那是為了掃掉她已經流出的淚水。

  這一刻我的心如刀割,果然,小欣的一切的轉變都是從之前那晚的電話開始的,沒想到我的一個電話,竟然把整個事情搞成這個樣子,之后的事情和之前我的猜想一樣,小欣把阿濤對他的調教,都歸結成了他的報復行為,這種猛烈的轉折讓小欣無法接受,進而開始懷疑人生,甚至懷疑自己的品性。

  這也就導致了她在走進了思想誤區之后,覺得有愧于我,對不起我,才會出現今天這個主動而且堅決的要跟我分手的局面。至此,我已經完全了解了小欣的所有想法,和經歷的所有事情,對于之后的野戰,我想已經沒有必要再讓小欣回憶了,現在的她已經處于崩潰邊緣了,如果繼續下去,很可能讓她徹底更加癲狂。
  因此趁著她轉過身去,我趕緊沖了過去,一把抱住她,她還想掙扎,轉過身來,推搡著我,而我知道自己必須要強硬,雙手用力的緊緊箍住她,然后嘴唇狠狠的蓋在她的唇上,甚至伸出舌頭,闖過她的牙關,與她舌吻。

  本以為她會像以往一樣,沒一會就會癱軟在我的懷里,可是這一次她卻出奇的強硬,一番瘋狂的,沒有章法的掙扎過后,到底還是推開了正在將手臂的力度調整向溫柔的我。

  我很是疑惑的看向她,而她則眼神冰冷,之后變得戲謔,在之后是挑釁,用手指橫向擦過嘴唇,整張臉上揚,然后微笑的問道。

  「怎么樣?那個人精液的味道,怎么樣?」
本帖最近評分記錄
夜蒅星宸 金幣 +8 轉帖分享,紅包獻上!  
評論加載中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