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江湖談性】(01)作者:老實和尚1980   人妻小說 
字數:3047


              ?。ǎ保┬“?br>
  陌陌,這個所謂約炮神器基本沒給我帶來啥桃花運,只來了一個姑娘,小艾。
  那天我在浦西的一個酒店大堂等人,閑的無聊就開了陌陌看看周邊,一會兒就有個姑娘呼我,聊了幾句,后來要去開會,就換了微信。

  小艾的朋友圈里,展現的是一種精美的生活,精致器物,醇酒美食,美景佳人,無憂無慮;哥也一直天南地北的走著,就在微信里偶爾聊聊,挺開心,有次去馬來,帶了一個海螺回來寄給她,她很高興,要請我吃飯,可惜哥調到了美國,到我們兩個最終吃上飯,已經是兩年后我回上海做項目的時候。

  小艾眉清目秀,有點肉肉的,說話溫溫柔柔,聊得挺開心,就是缺了那點上床的feel,吃完送她回家了。

  男女相悅,上床就需要一個好的timing

  那時候上海的項目不順利,有天晚上從公司出來,在下面的酒吧喝了杯啤酒,小艾來了微信就問我要不要去唱歌。

  我們就在臺北純K喝酒唱歌,開了瓶她帶的紅酒,喝完了又開了瓶,唱了好多歌,小艾靠著我坐著,一回頭,我吻上了她的唇,甜絲絲,軟綿綿的,包廂里燈光昏暗,小艾穿著一件黑色的連衣裙,外面罩著一件夾衫,手探入她的夾衫里,順著V領摸上了她的胸,輕柔挺起的小乳頭,小艾嗯啊的輕喚了一聲,雙腿夾住了下面已經摸到她群里兩腿間的我的手,指上感覺到絲質的內褲中間的潮濕和里面的滑嫩,手指頂了頂下面的小突起,小艾停下了舌尖的糾纏,眼里有點朦朧,看著我說,我喘不過氣了。我說,「走吧………」

  那陣子我住在酒店,進了房間也沒有開燈,窗戶外面是延安路高架,一條璀璨的燈龍,燈光映進了房間。

  小艾走到窗前,我在后面摟住她,雙手揉上她的胸,波濤蕩漾,一只手抓不過來,「你是有D杯吧」。

  她不說話,把窗簾拉上,擋住了外面的光,拉著我上了床,我們在黑暗中摸索著互相脫光了,輕吻,撫摸,在她下面泛濫滑膩的時候,插入了她。

  小艾的陰道很緊,很滑,肉棒進去很順利,她在我耳邊隨著抽插的節奏在喘息,偶爾輕聲叫一聲,房間里只有床頭柜下面的夜燈散出來的微光,她光滑的臉龐,胸前蕩漾的乳房,肉棒進出的撞擊聲,我們就這個體位,深深地插入,一會快一會慢,緩下來就互相深吻探索著舌尖。

  大概十幾分鐘,在大力抽插的時候,她忽然抱緊了我,我要,我要,肉棒被陰道夾得更緊,能感覺到陰道里的抽搐,等抽搐緩了下來,我也不再忍著,大力的抽插,讓又漲又硬的肉棒在陰道深處噴發,覺得陰道又一陣一陣的夾著按摩著肉棒,哥已經有段時間沒這樣的sex,毛孔都通透了。

  兩個人身上都是汗水,就這么抱著一會,汗水,體香和sex混合的味道讓這房間里充滿溫暖,后來,小艾起來,說什么換洗衣服都沒帶,要回去了;我給了叫了Uber,送她上了車,其實我也不習慣有人一起睡覺。

  小艾在上海是一個人,老公在新加坡忙自己的生意,她在上海忙著自己的一些事情,開了個酒莊,我說,你看我床上這么努力,你不發點辛苦費?小艾說,看你表現,拿酒給你

  小艾雖然在陌陌上找到我,老公基本不在,但她的性生活基本算單純,也就有過兩個婚外性伙伴,我是第二個,我的工作比較忙,出差也多,我們后面約會次數其實不多,一個月兩三次,都是我去她家,看看片,做做愛,然后我就回我的住處去。

  對在床上這件事,我們很合拍,但女人的心和下身是通著的,一段時間以后,她漸漸委屈了,有次我和客戶飯局,喝了些酒,結束了去她那邊,做愛,呆了幾個鐘頭,她說你能不能晚上陪我,可是我還是走了。

  那以后小艾傷心了,說不喜歡這樣的一種關系,不要繼續了。其實我挺喜歡小艾,即使不做愛,喝喝茶聊聊天也挺舒服。紅塵滾滾的世界里,我的moto很簡單,就是過一種簡單的生活,去復雜化,做一個單純的人,我基本不撒謊,因為撒謊這事情讓生活更復雜,肉體是單純的,情感太復雜。

  后來有幾個月我們沒有再見,我們偶爾在微信里有點聯系,有次晚上我在辦公室,剛好在她朋友圈點了個贊,她問你在哪兒,我在你辦公室附近和人吃飯,我說還在加班啊,你有空過來喝茶好了。

  她吃了飯后,過來我辦公室,公司里已經沒其他人。

  剛好有朋友送了一盒好茶葉,我們就泡上茶聊天,坐在辦公室的沙發上,小艾靠著我,兩人靠的這么近,我摸摸她的臉,她迎上來我們又吻到一起,很熟悉的軟綿綿的感覺,舌尖糾纏了一會兒后,小艾輕輕推開了我。

  我起來去關了辦公室的燈,這里是CBD,晚上里面開了燈就是給這全世界真人秀了,小艾看我關燈,說你別想歪了哈,別想做啥,我說,我沒想歪,我想得很直??;小艾笑了,不行,今天我不會的。

  我們在沙發上坐在一起,我把小艾的手放在我的檔間,說你看看他是不是很直啊,小艾說不關我的事,不管。

  我的撫摸著她的臉,拇指搭在她嘴唇上,有一種麻麻的感覺,小艾輕輕咬住我的拇指,舌頭在里面舔著,我把拇指往她嘴里深入,她柔軟的舌頭就纏繞上了我的拇指,那時我下面的兄弟就更硬了,小艾的手隔著褲子揉著肉棒,嘴唇離開了我的指頭,黑暗里眼睛亮亮地看著我,怎么樣,受不了了吧,怎么辦呢,我就是不和你做。

  我的指頭又壓上她的唇,她的舌尖又添上了拇指尖,我左手下去解開皮帶,掏出了肉棒,說,不做,幫我吃吃棒棒,他想你了。小艾笑笑,我不管,她還是坐在沙發上,我站了起來,把堅挺的肉棒靠在她嘴邊,她用手抓住了肉棒,抬頭看著我,把肉棒慢慢吞了進去,肉棒挺了這么久,龜頭感覺一陣酥麻,她的舌頭靈巧纏繞著龜頭,一陣吞吐,一陣舔,我還沒在辦公室有過sex,立地的窗戶外面是燈火璀璨的CBD。

  我站在沙發邊上,抱著小艾的頭享受她的口交,小艾一直抬頭看著我,幽暗的房間里,朦朧的眼睛,最后我忍不住,雙手抱著她的頭,她從后面抱著我的臀,開始抽插她的嘴,最后爆發在她的嘴里,一跳一跳的,她的舌頭隨著肉棒的跳動,輕輕地舔著龜頭部分。

  我享受著這溫柔的服務,最后我拔出來,坐在她身邊,她抽了兩張紙巾過來,擦拭我軟下來的兄弟,靠在我肩上,說,你好壞,我從來沒吃過這東西。我笑著摸著她的臉,都是精華啊,我也很少給出來的。

  那以后我們又開始了約會,但我不會喝了酒再去她家了。有空的話,就吃飯,唱歌,以前我們做愛是在她床上,兩個肉蟲啪啪啪,這么以后我們做愛轉移到她的客廳沙發上,喝幾杯酒在沙發上,一邊看電視,一邊互相放肆地玩弄著肉體,她趴在我的膝上看電視。

  我把她瑜伽褲子連內褲褪到膝彎,一邊把玩她白嫩豐滿的臀,時不時用無名指插到濕潤的肉洞里插弄,她也會掏出我的肉棒一邊吃一邊套弄,受不了了就把她的褲子褪了,把她按在沙發的角上插進去,我們喜歡這樣,脫光了下半身,上身卻沒脫。

  我壓在上面,手從她T恤下面按上豐滿的胸,下半身緊緊地結合在一起,慢慢地抽插,有時候不動,就她的陰道慢慢的夾著肉棒,好像棒棒和肉洞已經學會了說話,最后蓬勃的爆發。

  我還是回去睡覺,小艾送我到門口,遞給我一個提袋,說,看你表現好,送你瓶酒。

  以后每次我都帶著酒回去,有時候一瓶,有時候兩瓶,基本是Whisky,從黑方到20年的Macallan,小艾每次在門口送我出去前遞給我的那個提袋總有驚喜,我甚至拿到了一瓶Ardbeg

  呆在大學寢室里年月里,哥們幾個都覺得能成為只優秀的鴨子挺好,哥覺得現在真好

  小艾本來就沒正經得叫過我名字,我估計我們互相都不知道對方名字是怎么寫的,漸漸我的稱呼就落實成了「棍子」,你就是棍子,棍子,熱乎乎的棍子
  小艾后來去了新加坡,上海倒變成了一個客居的巢,我也在天南地北地走,碰到的時候不多,那天她在微信上問我,棍子你孤單么?

  嗯,棍子需要溫暖。
本帖最近評分記錄
評論加載中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