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她的隱藏屬性】(08)【作者:漂流瓶】   人妻小說 
字數:6067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,謝謝??!

     ?。   。   。   。?br>            ?。ò耍┥吃。ㄏ攏?br>
  喘息片刻,我得意地對陷在U型枕里的真兒說:「一比零?!?br>
  「??!你——」聽到我的聲音,真兒短促的驚叫,張大嘴回過頭來,甩亂了紮好的頭發。

  「沒有別人?!刮儀岣д娑暮蟊?,消除她的慌張。

  確認過眼神,屋里只有兩個人,真兒用U型枕擋住自己的臉,用我幾乎聽不見的聲音說:「你剛才怎么不告訴我?!?br>
  「我要是告訴你,你會這么快高潮嗎?」我一刀刺向要害。

  「變態!」真兒向下挪動U型枕,我看到她迷離的眼神。

  「我要是變態,就應該讓大叔留下,看著她怎么蹂躪你的屁股?!拐餉此道次一拐媸潛涮?。

  「你夠了,我不聽我不聽?!拐娑眩招駝砣酉蛭?,捂住耳朵,孩子般地搖著頭?!副鴰瘟?,我要暈了」我的眼球追蹤著她的發絲,一時無法對焦。

  真兒腦中有盞燈泡被點亮,停下來問我:「那個大叔什么時候走的?」
  我頓了一下,編了個她容易接受的時間點:「我醒的時候發現他在倒精油,看到你只穿了內褲,我就讓他滾蛋了,這是屬?我的,怎么能便宜了那老頭?!?br>  我拍拍她沾滿精油的屁股,抓上一把,滑膩的臀肉從指尖溜走。在追求刺激的性愛這條路上,我并不急於求成,一步一步穩紮穩打推動進展。

  「那要是被別人摸了,你怎么辦?」真兒翻過身來,把我的手壓在身下,仿佛在試探我的底線。

  我心里想著:「那我就靜靜地看著他摸啊?!棺焐先此擔骸改俏揖腿ッ笥??!?br>
  「你敢!」真兒抓住我的手腕,就像我要去摸別人似的。

  隔壁的房門被拉開,門外傳來馬渤的聲音:「都差不多了吧,咱們去溫泉里泡泡?!?br>
  我跟真兒看向彼此狼藉的下體,慌張地站起來整理自己。我還好辦,把內褲前后掉個個就能湊合穿,真兒就沒辦法了,只能把浴袍捆得嚴嚴實實,不讓別人看出異樣。

  打開門,其他四人都站在走廊里。王桐手托著下巴,瞇著眼睛說:「磨磨蹭蹭的,這就開始了?」他的思想永遠這么猥瑣,不過他是對的。

  「去你媽的,睡著了?!刮矣孟叛謔慰只?。

  一行六人走回更衣室,「咱們先換上泳衣,然后去那邊泡溫泉?!孤聿騁鄖襖垂復?,我們全靠他帶路。

  真兒扯了扯我的袖子,小聲對我說:「我沒有泳衣?!?br>
  「我給你準備好了,等我回車上取?!刮一辜塹悶髕坷锏牧奶旒鍬?,按照那個人的說法買了套死庫水。一方面是我認為她這年齡跟身材能穿出女子高生的氣質,另一方面也是在暗示她我發現了漂流瓶的秘密,希望她有所收斂。

  「我也去車里拿泳衣,真真你先換衣服吧,一會我給你帶回來?!鼓冉闋叩轎疑肀?,要跟我一起去停車場。真兒想著盡快處理下身的狼藉,同意了這不合邏輯的提議,明明她自己可以跟我去取的。

  走到他們聽不見的地方,我問娜姐:「姐,你又想干什么?」

  「想干你啊?!鼓冉闥低昝蛭業目瀧?,「啊~ 還真不老實?!勾幽誑鬩緋齙木號v了她的手。

  骨子里散發出的浪讓我想就地將她扒個精光,不過良知讓我維持著理智,畢竟她是馬渤的女朋友。

  娜姐用我的浴袍擦乾手上的精液:「要不要再玩的大一點?」

  「算了吧,她還小?!刮胰銜冉闥檔氖墻換揮蝸?,可我現在還沒準備好看到真兒被其他男人插入。

  「這你說的算么?」娜姐意味深長的問我。

  「我說的不算誰說的算?」她這么說我有點惱火,我還hold不住她一個學生嗎。

  「到時候你就知道了?!鼓冉隳米拋約漢駝娑撓疽倫呋馗率?。

  少了浴袍的遮蔽,男生按體重分成兩個陣營:馬渤和王桐是重量級,我跟何斌屬?輕量級。

  「你是不又胖了,馬渤是老闆胖就胖了,你跟著湊什么熱鬧?!刮肄揶砥鶩跬?。

  「不就是肚子大了點嗎,來咱們比比?!雇跬┥斐齦觳?,跟我差不多,腰圍卻比我粗上兩圈。

  「操,我這是壯,我要是像何斌那樣瘦成狗,還雞巴怎么罵工人?!孤聿騁幻裝宋宓母鱟?,虎背熊腰,再加上最近剃了個寸頭,在工地里可以橫著走。
  「漢廷你還說他呢,你最近也有發胖的跡象,肋骨都看不見了?!購偽筇鷂業母觳?,指著我的肋骨。

  我張開口,話卡在嘴邊,因為真兒和娜姐出來了。

  真兒上身一件藍白配色的短袖體操服,將將蓋過胸口,巧妙地掩飾了胸前的小巧。從背后看過去下身是正常的三角褲,身前大不一樣,低腰的設計距離陰毛只有幾公分的距離,平坦的腹部白的晃眼睛。

  相比真兒的保守,娜姐的穿著要火辣的多。她走到我們面前,主動轉了個圈,炫耀自己的身材。后背光禿禿的只有一根帶子,屁股上的巴掌大的布料快要勒進肉里。轉到前面,翡翠綠的棉線編織出一件連身泳衣,稀疏的走線讓娜姐的曲線顯露無疑,只在三點部位有襯墊遮擋。她的身材實在過於爆炸,乳房已經從襯墊邊緣溢了出來。

  泉水卷走泥沙,洗凈身上的疲乏。我一直提防著娜姐,尤其是在那池乳白的熱湯里,但她在泡溫泉的過程中并沒有動什么手腳,我有種被耍了的感覺。泡完溫泉,饑腸轆轆的幾個人來到自助餐廳?!肝葉雋?,要吃肉?!拐娑諛搶?,對去拿食物的我喊到,我把這供應的每份肉菜都夾了一點,端到真兒面前:「你坐在這不要動,我去給你拿幾個橘子……味的甜點?!拐娑⒆排套永锏娜?,頭都不抬的說:「你去吧?!?br>
  當我再次回來,桌面上只剩一個盤子,尼瑪我的肉呢?真兒眼巴巴的看著我手里的甜點,「不行,你想吃什么自己去夾,我也餓了?!刮矣檬只ぷ∨套?。
  「小氣?!拐娑四ㄗ?,起身覓食去了。

  「以前怎么沒發現你這么能吃?」不一會的功夫,真兒面前就摞起四五個盤子。

  「以前不是注意形象么?」她嘴里塞著東西,含糊地回答我。

  「現在就不用注意了?」

  「形象是什么?能吃么?」說完又往嘴里送了一勺冰激淩. 那一刻,我竟開始計算以后養她的成本,打??!好像有點太早了。

  吃完晚飯,馬渤提到這還有個小放映室,我們可以去看個電影,王桐和何斌兩個單身狗拒絕了邀請,估計是去大保健了,只剩我們四人走到放映室門前。
  推開厚重的隔音門,眼前是八張電動沙發,前后兩排各四個,酒紅色的真皮被打理到看不出使用的痕跡,另一頭,投影幕布覆蓋整面墻壁。我走到前排最里面靠墻的位置,真兒自然是坐在我旁邊,馬渤選擇靠門坐下,把真兒旁邊的沙發留給去選片的娜姐。

  娜姐推開門走了進來,「選完了,開始吧?!顧叩嬌瘴?,躺下時皮膚與皮革的摩擦聲有些刺耳。

  燈光逐漸暗淡,投影幕布亮了起來。狹窄的街道,一輛載有幾名軍官的車向鏡頭前駛來,站在車頭的軍官用意大利語向道路兩旁的居民喊話。西西里的美麗傳說,我一眼就認了出來。

  第一次見到莫妮卡貝魯奇是在黑客帝國里,青春期的我就像十三歲的雷納多一樣為那豐韻的身軀癡迷,上網查詢她的作品,全部指向西西里的美麗。那時的我沒法理解導演的深意,只是一次又一次消耗紙巾。

  長大后,我讀出不一樣的信息,開頭在放大鏡下被燒死的螞蟻,正暗示瑪蓮娜的結局;她胸前的十字架,是在訴說對丈夫的專一。

  瑪蓮娜走在路上,全城的男人都為之側目,女人則因此遷怒,她的丈夫在戰場墜入墳墓,只能被迫接受律師的淩辱,失去信仰的雷納多找到神父,尋求精神上的呵護。后來,瑪蓮娜剪掉長發,變成人們口中的淫娃,雷納多自認為已經長大,去妓院面對內心的掙扎。

  我們四個都投入到劇情中,幾乎沒有言語交流。屏幕上的瑪蓮娜除去雷納多的衣衫,即將為他完成成人禮。我看一眼真兒,兩腳呈內八字,大腿并攏,沒留一絲縫隙。再看真兒身旁的瑪蓮娜……她人呢?仔細一看才發現娜姐竟爬到馬渤身上,浴袍下的兩人糾纏在一起。

  本來這電影就挑逗著人的欲火,再看到身旁這一幕,我也有點精蟲上腦,去他媽的,還管那么多干嘛。

  我推推真兒,提示她身邊有更好看的劇情。真兒轉過頭去,一下子愣住了。
  我趁她還沒回過神來,爬上她的沙發。身上的壓力使真兒回過神來,看到是我壓在她身上,拼命搖著頭,用手抵住我的胸膛,阻止我下一步行動。

  我不會輕易放過她,憑藉力量想要擊潰真兒的阻擋。我們在沙發上較勁,皮革的摩擦聲傳到娜姐耳朵里,她給我一個邪惡的微笑,身下的馬渤看起來對這一幕習以為常,壓根沒看我這方向,閉著眼睛享受著娜姐的豐乳肥臀。

  我暫停對真兒的侵犯,關心起旁邊的動態,真兒想看又不好意思,扯著我的浴袍擋住臉,露出眼睛暗中觀察。

  兩名觀眾讓娜姐的表演更加投入,她解開浴袍扔在了地上,沉甸甸的巨乳映入眼簾,原來剛才吃自助餐的時候她一直都是真空,難怪胸前一直抖來抖去的。
  她下身穿著跟真兒同款的一次性四角褲,沒過幾秒,四角褲也脫離了它的崗位,娜姐輕輕一拋,扔到真兒的臉上。

  「唔……」真兒把內褲甩到一旁,看她被內褲糊了一臉,我沒忍住笑了出來。
  還沒等我笑完,另一條內褲也丟到我的臉上,不用想也知道是馬渤的,真他媽噁心。

  我也扒下自己的紙內褲,朝娜姐丟過去,可惜沒丟中。不服氣的我又去扒真兒的內衣,想再來一發,但她緊緊抓住不肯松手,在男友的朋友面前裸露身體對她來說還是沒法接受。

  另一邊,娜姐跪到地毯上,吮吸起馬渤的陰莖。真槍實彈的表演讓真兒忘記了防禦,我悄悄撥開內褲,從側面把作案工具伸了進去,不費力氣地一插到底。
  「啊~ 」突如其來的刺激讓真兒一聲呻吟,身子軟了下去。娜姐對我豎了個大拇指,我的插入正合她意,她起身將馬渤的肉棒吸入體內,嘴里感覺少了點什么,抓起馬渤的手放在嘴里。我學著她的動作,食指和中指穿越雙唇,勾住真兒的下牙床,霎那間有一種抓住胯下這批烈馬的韁繩的感覺,抽插也變得更加有力。
  看我學她的動作,娜姐玩的更起勁了,開始她的淫語play:「老公你的大雞巴操死我了?!?br>
  本來視覺上的刺激已經讓真兒無法招架,這下聽覺加入戰局,真兒的身體已經不屬?她自己了,成為欲望的奴隸,嘴張成我拳頭大,又不敢發出一絲聲音。
  一束強光從門口射入房間,有人進來了!

  「你們看完——」話音戛然而止,推門進來的是王桐跟何斌。門口的娜姐被他倆看了個精光,我跟真兒在里面,再加上沒脫浴袍,保留了僅有的一分隱私。
  「你們也太會玩了?!雇跬┮渙騁?,「行了行了,走吧?!股硨蟮暮偽蠼?,把門關好。

  我的心一陣狂跳,下體更加膨脹,不,是真兒的陰道收緊了。無處埋藏的羞恥感轉換為生物電,刺激著真兒的中樞神經,大腦傳遞信號到生殖器官,她高潮了,向上挺著身子,讓我的肉棒更加深入,以獲得更強的快感。

  早些時候在車上,一大股精液就已經蓄勢待發,現在被她這么一搞,我再也忍不住了,可我又必須忍住,因為沒帶套。這需要鋼鐵般的意志,我做到了,在射精前拔了出來。一股、兩股、三股、四股、五股,我足足噴出五股濃稠的液體,真兒的小腹、陰唇、會陰都沒有倖免。

  達到高潮之后,我迅速進入了賢者模式,只想著抱著真兒靜靜的躺一會,沒心思再看旁邊的娜姐跟馬渤……

  從放映室出來,沒看見王桐跟何斌的影子,氣氛也有些尷尬,我們便各自回到房間。真兒伸了個懶腰,今天三次高潮使她腰酸背痛。我從身后抱住真兒:「來吧,你還欠我一次呢?!刮業畝木只姑揮薪崾?,比分停留在二比零。

  「你……說……什……么……我……聽……不……見」真兒假裝睡著了,把全身的重量靠在我的身上。

  「我說現在要上你?!刮壹蘢潘母觳舶閹系醬采?,真兒用被子蒙住自己,我沒理她,去褲兜里掏出個寶貝。

  好奇我怎么沒了動靜,真兒從被里伸出頭,只見我拿著一個小盒子站在床前:「Nars高潮腮紅瞭解一下?!?br>
  「你這是作弊,不能算數?!拐娑攔兇?,又貓進被子。

  「那就別怪我不客氣?!刮壹僮吧焓秩ハ票蛔?。

  「別……不要……你別扒我衣服……算你贏了還不行嗎?」這時我才停止動作,好險,我現在也是強弩之末,再來一次怕是站都站不直了。

  我抱著胳膊:「你輸了,就得答應我一個要求?!?br>
  「你又有什么變態的想法?」真兒坐了起來。

  「我想讓你在約會的時候穿著我挑的衣服,不過現在還沒選好?!刮頤擄?,「這樣吧,就定在下個月你過生日的時候,我給你挑一身怎么樣?!?br>
  「太變態的我可不穿?!拐娑遄琶紀??!肝業納竺濫慊共環判穆?,你看我找女朋友找的這么好,選衣服眼光不會差的?!刮蟻肫鵒硪患?,走到門口拿出事先準備好的筆記本,裝模作樣的敲了幾下鍵盤:「真,你來登錄下你的QQ,我登不上自己的,不知道是網絡的問題還是密碼記錯了?!?br>
  真兒接過電腦,輸入自己的QQ號和密碼:「你肯定是按錯密碼了,我都能上去?!?br>
  「是嗎,我再試試,哦,可以了?!梗眩衙藶耄紓澹?!「你要是困了就先睡吧,我公司有點事要處理?!?br>
  她累了,三兩分鐘就睡了過去,還發出輕微的鼾聲。我也很累,大腦卻依然保持興奮。手指顫抖著輸入剛才程序記錄下的密碼,輸了三次才按對。打開她的QQ郵箱,找到漂流瓶,空空如也。

  她刪除了?這樣也好,那天一定是她無聊才玩這個,說不定是第二天睡醒就刪了呢,我想了個自認為合理的解釋。又試著登錄QQ客戶端,不行,新設備需要在手機上解鎖。算了,今天就到這吧,合上電腦,把身體交給睡眠……

  之后我沒有停止對她的監視,每晚下班回家都會例行公事的登錄看看。直到第五天,幽靈重新出現了。

  「好久不見?!故嵌苑較卻虻惱瀉?,時間是今天淩晨。

  「臥槽你怎么知道我在?!拐娑以諞黃鶇永疵凰倒v話,這是最真實的她么?!肝揖褪侵臘??!?br>
  「我都刪了,微信啥的……」什么?他們還加了微信?

  「可我們從來就沒加過微信。哼哼,還有別人吧?!夠共恢顧桓鋈??
  「沒有……」

  「你不承認就算了,最近怎么樣?」你倒是追問到底啊,我還想知道答案呢。
  「看了個電影我覺得不錯,西西里的美麗傳說,你看過沒有?!拐娑哉獾纈壩∠笊羈?。

  「看過,挺經典的,但我們的角度可能不一樣?!?br>
  「什么角度?」

  「男人的角度啊,看的是女主角的奶子?!?br>
  「呵呵呵呵,你渴望奶子是嗎?!拐娑餉匆凰?,我才注意到那人的資料中多了張圖片,一只狗露出左半邊臉,旁邊寫著:「你,渴望力量嗎?!溝紫亂恢幻凍鲇野氡吡?,「不,我渴望奶子?!?br>
  「青春期男生都這樣,幻想對象上到八十下到十八。你說說電影哪點打動你了?!?br>
  「就是覺得女主很不容易啊,丈夫不在,父親也去世了,一個人面對生活?!?br>  「你怎么看她去妓院當妓女?」

  「我覺得……她也會有欲望,還得賺錢維持生活,也只能這樣了?!拐娑炅茸鱟瘧緇??!改悄閿杏趺窗??」

  「我有男朋友?!?br>
  「總有不在一起的時候?!?br>
  「嗯,前兩天十一放假就是?!?br>
  「然后你就加了別人的微信?說吧,是語音還是文字?你高潮了幾次?」我這清純的女友會跟別人文愛?不可能的。

  「你滾滾滾,我沒有?!?br>
  「你怎么如此粗魯?!?br>
  「??明明是很嬌羞的語氣?!鼓懵璧幕勾蚯槁釙紊狹?。

  「哈哈哈,你不承認拉倒,反正答案在你心里?!?br>
  「我男朋友最近喜歡把手指放我嘴里是什么鬼?」真兒繞開了話題,我哪有喜歡把手指放她嘴里了?明明就那天一次。

  「手指放你嘴里?你喜歡口交么?」

  「不喜歡,覺得髒. 」

  「所以他是在訓練你,讓你先適應手指,以后就能適應屌了?!箍吹秸馕倚α順隼?,這什么狗屁邏輯。

  「什么鬼,那我也不喜歡?!?br>
  「困了,最后問你一個問題?!?br>
  「說?!?br>
  「文字和語音哪個爽一點?!?br>
  「cnm」她還會罵三字經,真想親耳聽她說出來,「不過……」真兒欲言又止。

  「還有意外收穫嗎,你說?!?br>
  「我體育課選的健美,其實就是在健身房里健健身,有個同學跟我前男友一個寢室的也選了這課?!?br>
  「然后呢?」我也急著知道,然后呢?

  「他總藉口幫我做動作,扶著我的腰啥的,昨天快下課還要給我放松大腿?!?br>  難怪她之前會試探我,有必要找一堂課去一探究竟。

  「你讓他摸了么?!?br>
  「不知道怎么拒絕啊,臥槽?!?br>
  「但你很喜歡這種感覺,被人吃豆腐,是不是?」

  「emmm……」

  「你覺得這算不算背叛?」

  「不是已經最后一題了,怎么還問?」

  「這是附加題,老實回答?!?br>
  「不算……吧,我又沒做什么?!拐娑閌遣皇巧?,他讓你回答你就回答?
  「那怎么才算背叛呢?」

  「應該是我主動勾引他才算?!?br>
  「記住你自己的回答,我睡了,晚安?!?br>
               【待續】
本帖最近評分記錄
ppaaoo 金幣 +8 轉帖分享,紅包獻上!  
評論加載中..